首 页 | 机构设置 | 单位职能 | 领导成员 | 双公示 | 表格下载 | 动态信息 | 办事指南 | 防灾减灾
当前位置: 首页 - 平战结合
科索沃战争中的民防运用
 
 

          科索沃战争,爆发于世纪之交之际,地处素有“欧洲火药桶”之称的巴尔干半岛。战争于1999年6月10日结束,历时78天。科索沃战争完全以空袭和防空袭一对独立的作战样式进行,充分展现了高技术局部战争的新特点。

    一、北约集团的主要空袭行动
    科索沃战争中,以美国为首的北约集团在持续78天的战争中,耗资约60亿美元,投入部队6万余人,各类舰船56艘,出动飞机1286架作战3.7万架次,投掷、发射炸弹和导弹2.3万枚约1.3万吨,对南联盟40余个城市496个军事、民用目标及520个战术目标进行了多波次的轮番轰炸。整个战争进程概略可分为三个主要空袭阶段。
    (一)特定军用目标打击阶段
    北约集团第一阶段空袭,即局部军用目标打击阶段从3月24日开始,到27日结束,主要打击在科索沃地区清剿阿族武装的南联盟军队和南联盟全境内的导弹设施、雷达防空系统、指挥控制中心、军事通信站、军工厂和航空设备生产厂等局部地区与特定用途的军用目标。目的是防止科索沃地区的阿族武装被歼灭与迫使南联盟屈服。在此阶段,北约集团集中了绝对优势的空袭力量,投入了各种先进的空袭兵器,但结果难以如愿。北约集团不仅未能达成彻底瘫痪南联盟防空力量,迫其屈服的企图,反而损失了9架战机,并造成了新的科索沃难民潮。面对尴尬的现实,北约集团被迫决定提前对南联盟实施第二阶段空袭。
    (二)一般军用目标打击阶段
    北约集团的第二空袭阶段从3月28日开始,至4月6日结束。在此阶段北约集团开始对南联盟实施24小时不间断轰炸,攻击重点转移到南联盟军队的坦克、火炮、其他重武器、运输车辆及北纬44度线以南的流动指挥所和地面部队等一般军用目标,并开始对国防工业设施、交通枢纽和运输线等具有军事价值的民用目标进行打击。目的是进一步削弱南联盟的军事实力,摧毁南联盟军队的斗志。战斗中,南联盟部分能源、通信、交通、电力等民用设施受到了破坏,造成大量平民伤亡。但是,北约集团未能如愿以偿。由于应对措施得力,南联盟地面部队和重型装备基本完好无损,军民士气高昂,而以美国为首的北约集团则损失了F~117A隐形战斗轰炸机和“猎人”无人侦察机在内的多架先进飞机,并有部分飞行员和地面巡逻人员被俘获。特别是美国F~117A隐形战斗轰炸机的被击落,不仅一举打破了隐形战机不可战胜的神话,而且迅速、极大地提高了南联盟的军心民气。鉴于空袭虽进行到如此地步,但与战争预期目标相去甚远,北约集团不得不重新计划,决定增派战机,进一步扩大对南联盟空中打击范围。于是,空袭开始进入第三阶段。
    (三)全面打击阶段
    第三阶段空袭也可称之为全面打击阶段,从4月6日开始,一直持续到战争告终。此时,巴尔干半岛天气渐趋转好,为了尽快达成战争企图,北约集团开始对南联盟境内的所有目标进行全面打击。空袭重点由军用目标转向治安、经济和交通等民用目标。目的是破坏和削弱南联盟的经济实力和战争潜力,动摇南联盟人民的战争意志,加速实现迫使南联盟屈服的政治目的。这一阶段,南联盟内务部、警察总部等政府机构、汽油生产及储存设施、无线电通信及广播电视设施、飞机场(库)、重要的高速公路桥等民用基础设施均遭到了猛烈攻击,南联盟20余家医院、250所学校、50多座桥梁、12条铁路线、5条公路线、5个民用机场被摧毁,39%的广播电视转播线路遭严重破坏。仅交通枢纽一项,战后南联盟架设在底格里斯河和幼发拉底河的36座桥梁就被炸掉33座,而建于萨瓦河上的桥梁除贝尔格莱德多瑙河大桥因平民百姓实施“人体盾牌”战术而得以幸存外,其余只剩下2座未被摧毁。甚至在5月8日,发生了美国蓄意用5枚联合直接攻击弹攻击我国驻南联盟大使馆的骇人听闻之事,造成3人死亡,20多人受伤。
    面对北约集团的狂轰滥炸,南联盟军民奋起反抗,采取了多种措施保卫重要目标安全,消除空袭后果。尤其是采取了积极主动的措施,打击来袭敌机,取得了辉煌战绩。战后据南联盟统计,南军保存了90%以上的人员和装备,击落北约战机61架、无人侦察机30架、直升机7架、巡航导弹238枚,击伤美军两架F~117A隐形轰炸机。在战争双方都难以迅速解决问题的现实面前,南联盟从国家和民族的长远利益出发,主动决定接受北约和俄罗斯一起拟订的“和平方案”,北约集团也顺水推舟。6月10日下午3时,北约秘书长索拉纳正式宣布停止空袭。6月24日,南联盟宣布国家结束战争状态。

    二、南联盟的民防行动
    南联盟军民在冷战期间,即采取了传统的预建各种民防工程和布设警报设施,如建造了许多大型洞库、地下指挥所、掩体及物资仓库,并定期组织维护以保持功能完好。据统计,南联盟城市的所有建筑物都建有地下防空室;全国1056万总人口中,75.6%以上的人在遇到空袭时都可进入防空洞;地下掩体内设施齐全,距地面较深,外面遭受轰炸的情况下儿童甚至可在掩体内安然入睡。除此以外,在科索沃战争中南联盟军民还积极发挥主观能动性,针对高技术条件下空袭的特点和规律,采取了其他许多卓有成效的措施和行动,较好地保存了战争实力和部分战争潜力,而且使北约集团的弹药库存几乎用空,不得不组织紧急生产,有力地牵制了北约的空袭行动。
    (一)借鉴经验,预有准备
    海湾战争爆发后,南联盟就敏感地意识到下一场战争很可能就发生在美国与自己之间。同时,南联盟也敏感地意识到以计算机技术为核心的军事高技术群体迅猛发展,导致了高技术局部战争这种新型形态出现,将使战争具有与过去机械化战争迥然不同的特点和规律,特别是空袭与防空作战在战争中的地位作用和行动方式将改变得更明显。于是,当战争一接近尾声,南联盟就不失时机地派遣人员组成调研小组,深入伊拉克各地实地调查和研究多国部队空袭,以及伊拉克防空部队的反空袭和民众性防护情况,从而使南联盟军民及时掌握了高技术条件下空袭的一般特点和规律,尤其是伊拉克民防措施和行动的得失等宝贵经验教训。实战表明,南联盟预先获得的这些经验教训对其成功地组织有效的防空作战发挥了极其重要的作用。
    (二)严密封锁,防奸反特
    波黑战争中,英、法等国利用预先安插和伪装成战地记者的间谍,以及战时深入塞族防区纵深的特种小分队,使用激光器引导空袭飞机对塞族实施精确打击和进行空袭效果评估。海湾战争中也出现了类似的现象,并导致伊拉克遭受了重创。南联盟在科索沃战争中吸取了这一教训,在战争爆发后就随即宣布驱逐所有参战国记者,并采取拉网式的巡查清除敌特分子,搜寻敌空投的卫星定位系统和投放式一次性干扰机。同时,南联盟还查封了科索沃部分报纸和广播电台。另外,南联盟还关闭了边境关口,加强了相关边境地区的巡逻检查。通过多种预防措施与行动,南联盟在战争中成功地破获了一起澳大利亚人打着“国际凯尔人组织”旗号为北约集团收集空袭情报的间谍案,俘获了一支从马其顿越境的美军巡逻小分队,防止了内部分裂主义分子的破坏与敌特种分队的渗透,从而有效地封锁了对外信息,有效地切断了敌空袭不可缺的情报信息来源渠道,为组织反空袭作战和防护行动创造了条件。
    (三)隐真示假,综合防护
    面对北约集团的猛烈空袭,南联盟人民采取了多种措施和手段增强重要目标和人员的防护能力。一是实行“空壳”战术,虚留目标欺骗对手。空袭开始后,南联盟暗地里将军队人员和装备从重要军事设施中分批撤离,化整为零,分散隐藏于农场、民宅、谷仓和工厂,甚至酒窖等民用设施中,只留下空空的固定军事设施外壳原地不变欺骗北约集团的侦察监视,从而使北约集团在战争初期空袭了大量这种价值不大的军事目标,并造成了错误的情况判断结论和空袭效果评估结果。二是实行“接触”战术,制造胶着状态不留对手机会。战前,南联盟制定了一个“马蹄铁”计划。战争爆发后,南联盟军队在抗击北约空袭的同时,即根据计划迅速进入科索沃地区,对阿族反政府武装进行全力围剿,在打击反政府势力之中与阿族武装势力直接接触,并与阿族难民和平民混杂一起形成犬牙交错之势,使北约集团无法对其实施精确打击,更谈不上实施常规空袭。三是实行“造假”战术,诱敌攻假存真。科索沃战争中,南联盟军民针对北约集团人员无法入境识别目标和评估空袭效果的弱点,广泛应用了假目标伪装技术,土洋并举,制造了许多假目标误导北约飞机轰炸。如利用简便器材制作了数以千计的假坦克、假飞机、假导弹等兵器模型,并在其中安置热源;在真目标附近使用折叠起来的波纹铁等就便雷达诱饵伪装成真目标雷达信号;在隐藏于植被之中的防空武器和坦克,并随时关闭装甲车辆发动机消除热源信号特征等武器装备附近地区,设置原油灯等热源装置;用塑料薄膜铺设“道路”,并在“道路”附近架设“桥梁”,等等。南联盟军民通过大量布设假目标,使北约集团一直都未能准确掌握空袭效果实况,从而使战争一拖再拖,直至发生了武库空虚的尴尬之境都未能实现战争目标。四是实行“遮眼”战术,迷盲敌空天侦察监视。战争中,北约集团为了获取情报信息,先后动用50颗具有14种不同功能的卫星和数十架预警飞机用于保障空袭行动。南联盟军民在侦察监视能力完全处于劣势的情况下,并未消极悲观。相反,针对北约集团只能依赖于空天远距离侦察监视获取情报信息的弱点,实施了多种“遮眼”战术迷盲信息兵器,取得了不凡的战绩。如通过分析未爆炸的北约导弹制导系统,发现北约使用导弹许多末端制导不是预计的电脑程序和GPS控制,而是红外制导装置,于是在真目标附近采用施放人工烟雾、将钢铁制件漆成各种颜色、放火焚烧车库顶棚等、设置假面具热源、改造目标外部特征信号等措施和行动,干扰和迷惑北约来袭导弹的红外制导系统,使其攻击行动屡屡失效。由于南联盟军民的“遮眼”战术,战争中竟然出现了北约导弹因识别系统误判而飞向马其顿境内的现象。五是实行“隐真”战术,藏形于九地之下。南联盟根据3/4的国土都是山地和丘陵地的优势,借地形之利将大量军队人员和武器装备隐藏于天然山洞之中,从而有效地保存了战争实力,以致当战后军队从山洞之中源源不断地开出时北约集团都目瞪口呆,感到一切不可思议。据北约自身统计,空袭结束后,南联盟军队和警察部队至少自科索沃撤出了250辆坦克、450辆装甲车、600门火炮、大量的迫击炮和4万名武装人员。在空袭最猛烈、最频繁的科索沃地区,北约部队几经艰辛搜寻,才找到3辆南联盟军队坦克的被毁残骸。
    (四)严密组织,及时消除空袭后果
    战争爆发后,南联盟政府立即关闭了民航机场和部分高速公路,实施交通管制,并在各地区政府增设民防信息中心,紧急动员当地民防组织配合军队做好消除空袭后果等反空袭保障准备。各地区的民防动员机构在听到空袭警报后,迅速组织人员进入防空洞隐蔽,同时派出内卫力量和警察实施地面灯火管制,维护正常秩序,并迅速组织消防、救护、维修等民防专业队伍利用空袭间隙实施抢救抢修,恢复重要工程设施的功能。如4月6日,诺维萨德市面上多瑙河的“泽泽里桥”被空袭破坏后,南联盟的工程保障部队在地方民防专业队伍的配合下,20分钟内就赶赴至被炸点进行了突击修复。4月21日,该桥再次遭袭被破坏后,保障部队又及时进行了抢修,直至25日这座多瑙河上的最后一座桥梁被彻底炸毁。南联盟对一些重要的热电厂、炼油厂和供水系统等也实行了边炸边修、再炸再修的消除后果行动,使其功能得到了较好的恢复。据一些资料反映,南联盟一般在空袭过后20分钟内即能恢复供水供电。即使贝格莱德市发电厂遭到了美军石墨纤维炸弹的特种攻击,其后数小时内也恢复了供电保障。5月8日,我国驻南使馆被炸后,南联盟消防队伍在得知消息后很快就到达现场实施抢救和消防。
    此外,南联盟通过组织群众性人体盾牌,保护大桥、广播电台和电视台等重要目标;通过组织广场音乐会和取消城市灯火管制等形式抗议北约集团空袭,对其实施心理攻击;通过组织计算机网络力量对北约网站和美国国防部网站等实施计算机网络攻击,等等,借以辅助和提高民防行动效果。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Copyright©Allright reserved 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政府版权所有 京公网安备11010102001493号
主办单位:东城区民防局  京ICP备05083560号